Subscribe Now

接受最新的健康醫療資訊


* You will receive the latest news and updates on your favorite celebrities!

Trending News

乳癌故事25- 焦慮媽媽打低壞情緒根治 4 期乳癌
粉紅檔案

乳癌故事25- 焦慮媽媽打低壞情緒根治 4 期乳癌 

立即讚好【MEDcentra】FB 專頁!

 

MEDcentra 編者附註: 乳癌本來就不容易應付,加上焦慮症, 挑戰更大。挑戰雖然大,有熟悉醫療程序﹑處事冷靜的同路人義工在旁,一切化療﹑標靶治療都能渡過。

 

粉紅天使Y︰6 次化療(6TAC),曾做重建手術。

服務對象 甘媽媽︰年約 65 至 70 歲。乳癌 4 期,做了全乳切除手術,部分腋下的淋巴也受到感染,須做 6 次化療(6TC)及 18 次標靶治療。

 

甘小姐致電「粉紅熱線」,詢問陪診服務的內容,得知服務免費後,便把母親的情況告知。

「爸爸在我小學時病逝,媽媽獨自承受着巨大壓力,一手把我撫養成人。她勞勞碌碌工作,受盡他人白眼,為的只是兩餐一宿, 以儲錢讓我好好讀書。長年累月的辛勞加上心中滿腹鬱結,常常為明天的事情擔心憂慮,最終還患上焦慮症。」甘小姐敘述着。

 

除了焦慮症,甘媽媽更確診了乳癌 4 期。

「2018 年 7 月,媽媽在大陸完成全乳切除手術,有部分腋下淋巴受感染,病理報告顯示需進行標靶治療,但因費用昂貴,所以我把媽媽接回香港治療。」回港後,甘小姐聽從醫生建議,帶甘媽媽做了正電子掃描,事後報告顯示,癌細胞已擴散至淋巴和肝臟,屬於第 4 期癌症,必須接受化療。

「我很無助,如何是好?媽媽會康復嗎?」面對媽媽的病情, 甘小姐束手無策,非常憂慮。

甘小姐已婚,育有一名幼兒,與丈夫二人要上班,晚上又要照顧小孩,因此未能每次請假陪伴母親接受化療。而母女倆對於乳癌、標靶、化療,以及藥物副作用⋯⋯等等,有關知識非常薄弱。

「Y,我實在不能請假,可請您們額外幫忙嗎?除陪伴化療 外,能陪媽媽覆診嗎?她有焦慮症,根本接收不到醫生的建議。」甘小姐請求着。團隊理解了她的情況後,知道她愛母深切,卻因工作未能陪同而極為自責,於是我們開會後,決定答應這項「特別任務」。

於是,我、甘媽媽及其女婿,三人在瑪麗醫院見面。甘媽媽年約 65 至 70 歲,說話帶有鄉音,詢問之下真巧合,原來她與我的父母都是新會人,因而我也略懂一點新會話,甘媽媽知道我聽得懂,顯得份外高興,於是,我們展開了一段與別不同的對話。

「丈夫早逝,我獨力撫養女兒,自己有病又太多憂慮,故此患上焦慮症。幸好女兒非常懂事和獨立,十多歲便獨自在港讀書和生活,畢業後更努力工作,現在還組織小家庭。」甘媽媽簡單地總結了坎坷一生,同時又為女兒孝順生性而感到欣慰。

我們一問一答,說話中感覺不到焦慮症的症狀,但突然間, 甘媽媽左顧右盼,原來發現女婿不在視線範圍內,故此顯得不安和焦急,不停地問道:「女婿去了哪裏?」

「因教授樓座位較少,故此他好心地讓位給有需要的病友,其實女婿只是站在我們的後面。」我回應道,甘媽媽於是轉過頭,看見女婿後,心情才稍為平靜。

此時,顯示屏彈出「103 號」籌號,甘媽媽看着手中自己的

「101 號」,即時擔憂地說:「是否我們傾談時錯過了號碼?」

「顯示屏上的號碼並非順次序的。」我安撫着她。甘媽媽聽後平靜了一會兒,不說話。

過了一陣子,輪到「108 號。」

 

 

「真的過了我們的號碼啊!見不到醫生了!要不要打電話給女兒?」她開始顯得異常焦慮,然後自言自語。

我取了她的籌號紙向護士查詢,確定籌號未過後,甘媽媽才定下心來。

「130 號」──甘媽媽的焦慮又來了:「為甚麼仍未到 101 號?肯定過了!肯定過了!為何聽不到叫 101 號,醫生不看我了,我要打電話給女兒!」

為令甘媽媽安心,於是我再次與她一起向護士查問,護士察覺甘媽媽的怪異神情,於是安撫說:「還未到 101 號,請您們耐心等候。」

不久,終於輪到我們了。此時女婿卻不見了蹤影,於是我先陪同甘媽媽進入診症室。她隨即拿起電話,不停喃喃自語地道:

「女婿不聽我的電話,女婿不聽我的電話!我找不到女婿,我要打電話給女兒,要她過來醫院陪我。」

看着她的反應,我立即拿起自己的手機,打了「她有焦慮症」5 個字給坐在對面的醫生看,閱後,醫生很「醒目」地配合了我們的安排。

「不如我們先離開診症室,女婿聯絡好後,我們再回來見醫生好嗎?」我提議着。

「是啊,不用心急,晚些再來也可以啊,我等您。」醫生溫柔地道。

於是我帶同甘媽媽步出診症室,但此時我卻發現,原來她一直只是把電話放在耳上,然後喃喃自語,但從來沒有撥出過號碼⋯⋯試問怎能聯絡上女婿?

「不如把手機交給我,由我打給女婿,好嗎?」我說。甘媽媽不發一言,只懂把手機默默地遞給我,電話終於聯絡上了,原來女婿上了洗手間,故未聽到籌號。

等女婿回來,我們三人再進次入診症室。由於知悉病人有焦慮症,故醫生特寫上療程方案:6 針化療(6TC)及標靶藥。甘媽媽知悉後不發一言,但女婿則認真地重複問道:「媽媽是否能痊癒?標靶和化療有用嗎?療程是否很辛苦?」

完診後,我把醫生剛才的建議複述一遍,然後再致電告知甘小姐。我拍拍甘媽媽的手背說:「不用太擔心,看您多幸福,有女兒、女婿和我陪伴您。」此時甘媽媽的眉頭才稍為放鬆,然後點頭露出放心的微笑。

回到活動中心,我把第一次與甘媽媽覆診的情況告知團隊, 經商討後,義工主任決定多派一位曾在瑪麗醫院完成化療、熟悉該院化療程序及醫護人員、處事淡定的「粉紅天使」YA, 與我一起陪同甘媽媽進行第 1 次化療,同步亦聯絡甘小姐我們的新安排,好讓她能專注工作。

 

同年 12 月 20 日,上午 9 時,我們相約在瑪麗醫院。甘媽媽那天精神爽利,其後我們三人更閒話家常,氣氛輕鬆。

直至量度血壓時,甘媽媽的焦慮情況又開始出現。由於右手之前曾動手術,而左手則種了痘,故此兩邊手臂也不能量度血壓,醫護人員見狀,唯有改為以腿部量度。

「量度腿部血壓一定會超過 200 度的!」甘媽媽開始驚慌, 果然不出她所料,第一次血壓高達 220 度。醫護人員於是讓她先好好休息,然後稍後再試。15 分鐘後,再次量度後,指數仍然維持在 200 度的水平,此時的她再度緊張起來,嚷着要打電話給女兒,並請她帶血壓藥來醫院讓她服食,然後又繼續自言自語道:「根本不應量度腿部,因為量度腿部是會令血壓飆升的,一早便應該量度手部才合格!」

她機關槍式的埋怨,令 YA 終於體會到焦慮症的厲害,但向來淡定的她,此時卻平靜地開解道:「這裏是醫院,放心,甚麼藥也有,我們不如來試做數次深呼吸,腦海中甚麼也不用想,現在, 只要合上眼睛休息一會,放鬆再放鬆。」

她隨後通知了護士:「葉女士(甘媽媽)患有焦慮症,我擔心若繼續以腿部量度血壓,有可能會增加她的恐懼。」

「我血壓那麼高,是否打不到化療?不做化療會有甚麼後果? 我好怕!我好怕!我要叫女兒把血壓藥送來!」甘媽媽的焦慮情緒有增無減。

就在此時,護士長推門而進並走到甘媽媽身旁,着她無須緊張,然後溫柔地拿出一部手部量血壓儀器。「您先休息一下,稍後我用它來幫您在手部量度血壓。」說畢,護士長把儀器放在一旁。

我對 YA 微笑示意,多得她與化療室的護士們熟稔,才能解決甘媽媽的問題。因為有好的安排,終於再量度血壓時,指數下降至 150 度,終於可以注射化療針了。她高興得馬上捉着護士長的手,然後追問道:「可否每次也由您來幫我量血壓?」護士長笑着說:「我們每位護士都很好的,您不用緊張,冷靜可解決事情。」

一段時間後,甘小姐匆匆忙忙趕到醫院,手上更拿着血壓藥。甘媽媽見到心愛的女兒,於是又緊張地叮囑道:「我下次要先吃了血壓藥才來治療,那就不用在腿部量度血壓了。」就這樣,擾攘了兩個多小時,甘媽媽終於進入了化療室。

治療完成後,甘小姐陪媽媽回到家中,便立刻WhatsApp 告知化療順利,並感謝我們的幫忙。「多留意媽媽打針後的副作用和反應,如有不明白的地方,可以致電熱線查詢。」我溫馨提示她。

 

兩天後,甘媽媽感到渾身骨痛和頭暈,甘小姐致電瞭解這是否化療副作用?於是我分享了自己的經驗,讓她知道如何處理。

「是否每次化療都會出現同樣的副作用?」甘小姐很是擔心, 因她孝順母親,如母親有任何不適及副作用,女兒第一時間會查詢。

「每次的副作用都不同的。甘媽媽的骨痛問題,醫生已開了止痛藥,只要按時服藥,情況便會有所改善,而此種情況,通常也不會持續很久的。」我補充道,即使聖誕期間,甘小姐也會不時聯絡告知媽媽精神及胃口均不錯,讓我們放心。

後來甘媽媽的白血球數量過低,不能準時注射第 2 針化療

藥物,更需要延遲一星期。注射第 2 針兩日後的早上,甘小姐來電告知,指媽媽小便有血,我請她立刻帶媽媽前往瑪麗醫院急症室,最後檢查結果是因發炎所致,需要服用抗生素改善情況。其後,甘媽媽情況好轉,但甘小姐依然憂慮。

「不用想太多,要保持正面思考,今次的感染情況已受控,回想第 1 次化療的骨痛情況,今次不是已經輕微很多嗎?」我安慰她道。

感恩的是,第 3 次化療時,甘媽媽副作用已逐漸減少;到了第 4 次化療時,只餘下骨痛和便秘。

 

2019 年 4 月 9 日,到了第 6 次化療,我們再次相見時,感覺如他鄉遇故知,彼此不停問候。甘媽媽得意地說:「我早上已服了血壓藥,又特意早些來靜靜坐下,有信心量血壓一定合格!」到了量血壓時,我站在遠方與她對望,好讓她能放鬆心情。量度完畢後她走到我面前,露出「勝利」的微笑!

但每當談到療程,甘媽媽還是很焦慮。「要有信心,全然交託給神!很多問題連醫生也解答不了時,只有神才可以讓謎底解開!」我知道她是個有信仰的人。

她安然說:「明白!」

最後 1 次化療前,甘媽媽高興地說:「完成後,一定要找『粉紅天使』團隊出來一起喝茶,以示感謝!」

「多謝!感恩一切相遇相知,能幫助他人,是我們的福氣呢!」我微笑回應。

 

甘媽媽完成了 6 次化療,餘下 12 次標靶治療,我們和甘小姐都懷着感恩的心,祈望一切順利。2019 年 4 月 18 日傳來了好消息。甘媽媽的癌指數神奇地回落至正常水平。2019 年 5 月 21 日再次傳來的喜訊:甘媽媽體內那擴散到重要器官的癌細胞,已經全部消失了!

 

看着這段喜訊,我除了欣喜外,即時把粉紅戰衣再次披上, 因為我們身邊,還有很多病友需要我們的支持呢!粉紅戰衣,我的好戰友,來吧,一起為更多人帶來正能量!

 

本文原載於「粉紅天使與她的26個檔案

*為推廣「粉紅天使」義工服務,全球華人乳癌組織聯盟 GCBC 願免費送出一批「粉紅天使與她的26個檔案」

數量有限,送完即止!

換領表格︰ https://medcentra.com.hk/giveaway-pink-angel/

*書本換領活動只限於香港境內。

 

醫療諮詢

其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