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bscribe Now

接受最新的健康醫療資訊


* You will receive the latest news and updates on your favorite celebrities!

Trending News

乳癌故事4 – 三腳老友記站起來
乳癌

乳癌故事4 – 三腳老友記站起來 

MEDcentra 編者附註:

「這個世界,怎會有這般好的事呢?」有……這是一群乳癌過來人的一份小小心意。這是生命影響生命的見證。

粉紅天使」的幫助是純粹的,只希望將親身的乳癌經驗鼓勵正在走過乳癌治療的你,幫助在化療、電療手術、標靶治療中面對一系列疑問的乳癌患者與照顧者。

粉紅天使 D ︰乳癌 2 期,接受了 4 次化療。是資深及體力良好的乳癌康復者。

 

服務對象 – 70 多歲張婆婆︰乳癌 2 期,須進行 4 次化療,有一名兒子。行路要用拐杖協助,怕完成化療後體力不支,致電「粉紅熱線」求助。

70 多歲的張婆婆確診乳癌後,很快便接受了手術,醫生建議她做 4 次乳癌化療。張婆婆聽了病理報告後,仍弄不清自己是屬於乳癌 1 期還是 2 期,更不明白為甚麼要做化療。

張婆婆與兒子住在沙田區,兒子因工作關係早出晚歸,沒法陪同年老的母親前往醫院,加上她出入需要用拐杖協助,還有其他問題如:年事已高、身體恐怕不能應付乳癌化療後的副作用、化療完畢後,未必有體力獨自回家,以及治療期間起居飲食等問題, 幸好張婆婆的一位好朋友知悉情況後,把「粉紅天使乳癌化療陪診服務」的宣傳單張給她,鼓勵她致電「粉紅熱線」求助。

然而,張婆婆在接觸我們之前,經歷了一番「掙扎」。她收到單張時並沒立刻致電,同時質疑單張上的「免費服務」是幌子, 怕墮入騙局。

當化療的日子愈來愈接近,愈見擔心的張婆婆,最後一刻才致電查詢。當時,我剛巧是接電話的義工,她第一句便問道:「這個服務是不是免費的?」不消一刻,又再追問道:「每次乳癌陪診收費多少?要支付義工的午餐費用嗎?提供陪診化療,護送我回家,卻分文不收,這個世界,怎會有這般好的事呢?」

聽着她連環追問,我耐心地解釋道:「婆婆,您好,這項服務是完全免費的,『粉紅天使』義工服務團隊由一群乳癌康復者組成,以同路人身份,支援、幫助及正在化療,或即將接受化療的乳癌病友。而現在和您談話的我,同樣是過來人呢!」我慢慢地向張婆婆解釋。電話那另一頭傳來不斷的「哦」、「哦」聲,感覺像如釋重負。

「我已經做了乳房切除手術,但要做 4 次化療,實在感到恐懼,我不知道哪些食物可以吃,哪些不可以,天天吃白烚蔬菜,好辛苦啊! 身邊因為太多朋友給不同意見,我也不知聽誰的版本最好,根本無從入手,不懂選擇。」

這是一條熟悉的問題,成為「粉紅天使」後的我,大概回答了數十次。這一次,我一如以往地耐心地為張婆婆解答。

「乳癌化療期間必須正常飲食,多吸收蛋白質,不用戒口,放心, 牛肉、雞肉也可以進食,只要去掉雞皮和脂肪便可以了。」

張婆婆聽後滿心歡喜,連番回以謝謝,甚是有禮親切,有別於一開始的焦急語氣。之後我也補充道,化療當天在「威院」會面,化療完畢後會護送她回家,整個過程都是免費的,張婆婆聞言後很激動,感到人間有愛,於是又再次感謝。

很快,到了陪診當日。眼前的張婆婆行動不便,需要以拐杖支撐着身體,一步一步地前行,速度很緩慢。事實上,接受治療後,化療副作用令張婆婆非常虛弱,就連乘坐交通工具回家途中也累得睡着了。

化療對這位差不多半獨居的長者來說,困難多不勝數,若非同路人,未必能理解、感同身受。化療後首一星期,婆婆疲累不堪,整天躺在床上休息。過了一星期,她的體力才慢慢回復過來。

這一次,我陪伴張婆婆接受化療,完成療程後,我扶着她由日間化療中心走到大堂。突然,她整個身子趨前,瞬息間來不及反應,我已即時遞起手,把她緊緊扶起,幸好有這一「扶」,避免了張婆婆雙腳突然發軟的一「跌」。

「啊!幸好有您在身旁拉着我,不然我就會跌倒,受傷了,老骨頭都散!是您救了我一命啊!謝謝啊。」張婆婆重新站好後仍然驚魂未定,連番拍着我的手,不斷說多謝。

有了剛才的「小意外」,我護送張婆婆回家時,顯得份外留神。安全護送她到住所大堂時,張婆婆忽然遞上 20 元給我:

「您們的服務不收費,已減輕了我的經濟負擔,這少少的車資我能應付,請您收下,算是我點點心意吧!」看着她的舉動,我真的不知如何回應,最後我婉拒了她的好意,並向她解說「義工守則」──陪伴病友,不能接受金錢和禮物的回饋。語畢我希望張婆婆明白當中的心意,眼前的她聽後帶點激動,而且講不出說話。

不消一刻,聯盟總部便收到張婆婆的來電:「假如不是天使D,我已肯定會跌倒,此刻躺在醫院裏的,會是我啊,多謝您們的安排,真的多謝啊!」說着說着,她語氣漸趨激動,而留守在總部的義工們,也因聽到張婆婆的陳述而感激得流下了眼淚,兩人久久不能說話。

或許我們拉着的,不只是一只手,還有的,是每一顆充滿愛的心。

book

本文原載於「粉紅天使與她的26個檔案

其他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