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bscribe Now

* You will receive the latest news and updates on your favorite celebrities!

Trending News

乳癌故事22 – 母女相依為命 天使守護左右
乳癌

乳癌故事22 – 母女相依為命 天使守護左右 

MEDcentra 編者附註:

即使確診乳癌一刻已經是晚期,芳芳也沒有抱怨,堅強地接受治療直到最後一刻,希望康復後可以繼續照顧年邁的母親。

而粉紅天使則充當默默在背後支援母女二人的角色,又協助陳婆婆走出傷痛,不用在天上的芳芳擔心。

最後陳婆婆按照芳芳的遺願分享這段故事,希望讓女士們多加注意乳癌病徵,避免延誤治療機會。

粉紅天使 V(義工主任) ︰資深義工。乳癌 3 期,曾做 8 次化療。

 

服務對象 – 芳芳︰46 歲,乳癌 4 期,和母親住板間房。盆骨、膝蓋一度疼痛,乳房滲血嚴重。求診時,乳癌病毒已擴散,最後離世。

我在伊利沙伯醫院(QE)首次接觸芳芳與她的媽媽陳婆婆。 當時,芳芳由黃大仙醫院的復康車轉送至QE 進行乳癌化療,坐在化療椅上的她面色蒼白,看上去非常虛弱。今天才是第 1 次化療,為何身體會如此差勁?我甚為不解。

芳芳,46 歲,住在深水埗板間房,父親早逝,自小與母親相依為命。向來身體健康的她,一直從事工業大廈保安工作,從不早退、遲到或隨時請假,是位勤力及盡責的員工,除了放大假外,她準時上班。2017 年年初,芳芳感到乳房、盆骨和膝蓋有點痛楚,本以為是職業病,故沒有求診,還以為日子久了,情況便會自行改善,然而疼痛的感覺,隨着時間過去卻有增無減。

直至年中,盆骨和膝蓋的痛楚增加了,芳芳以成藥來止痛。後來乳房滲血,她懷疑是生瘡所致,故依舊沒有求醫,期間,她堅持從深水埗乘搭港鐵往荃灣工業區上班,然而盡責的她,眼見膝痛情況開始嚴重,以往 10 分鐘的步行路程,現在卻變成了 25 分鐘,故天天也提早出門以免遲到。同年年底痛楚加劇,乳房滲血情況更密。深怕失去工作的芳芳,仍然堅持上班,但步伐愈見緩慢,每天至少花 30 分鐘步行才到公司。後來她怕遲到,最終以的士代步。

2018 年 1 月,芳芳感痛楚難耐,加上乳房不斷滲血,於是申請了一個月大假休息,盼身體狀況能有所改善,可惜事與願違, 身體不但不能應付工作,工資還消粍在上下班乘的士費中,於是她決定辭職求醫。

就在快離職前的第 4 天,芳芳下班回家時,乳房突然大量出血,她心感不妙,於是用毛巾按着乳房,隨即乘車前往廣華醫院求診。醫護人員見狀,即時為她檢查傷口,怎知傷口一開,躺在急症室病床上的她,其乳房的鮮血大量噴往天花板,這一幕,連「見慣世面」的護士也被嚇了一跳,急急地召喚多位醫生施援, 當醫生用力按着噴血的地方時,鮮血又從另一邊噴出來,射向旁邊的急救儀器。當時,芳芳以為自己必死無疑,只是朦朦朧朧看見多位醫護人員圍繞着她。

事實上她也不知道所謂的「小問題」——乳房生瘡,其實是乳癌的徵兆,而她亦沒向別人提及相關疑問,直至噴血一刻,才意識到自己大難臨頭。當晚,醫生為芳芳輸了血。第 2 天醒來後精神回復,吃了藥後痛楚減輕,其後接受了不同的檢查,證實了盆骨和膝蓋的痛楚並非職業病,而是乳癌擴散所致。

剛認識芳芳時,她很內向而且沉默寡言,言語間更有點冷漠。反之,陳婆婆則不停向我們查詢,如:女兒的病情是否很嚴重?是否可以醫治?生命可有危險?化療期間如何照顧女兒的飲食等問題。她愛女心切,那種害怕失去女兒的擔憂和恐懼,旁人也能深深感受。隨着時間過去,芳芳與我們接觸多了,感受到我們的愛心和關心,最終慢慢被感動,現在已跟我們無所不談。

芳芳知道自己病情嚴重,擔心自己離世後,年老的母親乏人照顧,於是接受醫生的治療建議,不抱怨而且積極面對;而陳婆婆也一直把女兒照顧得無微不至,她曾不止一次跟我說,願意以自己的壽命來換取女兒的生存機會,醫生們看在眼內無不被母女情深所感動!

我陪伴芳芳走過乳癌化療的過程,她一直沉着應戰,並聽從建議,多進食含有蛋白質的食物。她明白這場「戰爭」才剛剛開始,故必須有足夠的營養,才能讓身體強壯起來力敵惡魔。

「芳芳,只要堅持下去,相信可以找到合適的藥物,與病共存的!」我輕輕拍拍她的手,與她分享我多年義工的經驗,並送上關懷。

有一段時間,芳芳的病情曾經好轉,由最初乘坐復康巴士送院化療,再到其後自行乘坐的士,狀況最佳時,更能以支撐拐杖乘坐港鐵,然後轉乘小巴前往醫院。

「醫生說我的進度不錯,現在更可以自己步行,我真的覺得好幸福,如不是擔心港鐵太多人,我連拐杖也可以不用呢!」我緊緊擁抱着她,沿途為她加油,送上祝福。

這幾個月的陪伴,大家建立了如親人般的關係。有一次因乳癌癌細胞擴散至腦部,芳芳在家中不停嘔吐,連救護車的電話號碼也想不起來時,卻記着我的聯絡,來電問:「救護車應該打多少個 9 字?」──在她思路不清晰時,聽到我的聲音,她會示意跟從,這就是我倆之間的默契。

乳癌化療期間,芳芳因發燒多次入院,陳婆婆在醫院親自照顧,盡量不麻煩醫護人員。她每天早上 6 時起床往街市買菜,11 時在醫院探望女兒、安排午餐及處理大、小二便等,下午 2 時離開回家煮飯,下午 5 時又準時回到醫院陪伴女兒,直至晚上 9 時才離開。日復日,直至女兒出院為止,陳婆婆愛女重於己,如果 100分是滿分,她應該取得 200 分。

「我很後悔沒有及時求診,乳癌惡化到這樣的境況仍然堅持上班, 現在一切為時已晚,沒有了健康,也沒有了經濟收入,我很擔心未來,應怎樣和母親繼續生活呢?」床上的芳芳細細聲地跟我提起她的憂慮。她辭工前的兩個月,上下班都從港鐵站乘搭的士前往公司,故花費不少,她每月的工資原本已不多,只夠餬口和交租,現在還加上醫療方面的支出,實在令財政問題雪上加霜,更何況現時已經沒有工作收入,銀行的積蓄亦所餘無幾,家中經濟陷入窘境中⋯⋯。

陳婆婆為了省下乘搭小巴的車費,每天拖着殘舊的車仔,從港鐵站步行來回醫院兩次,看見老人家如此辛勞,我們一度擔憂她會積勞成疾。「芳芳最愛吃魚蛋粉,可惜我現在沒有能力買她一碗⋯⋯」陳婆婆哀傷地說。

魚蛋粉不是昂貴的食物,但對他們來說卻是「奢侈品」!聽了陳婆婆這微小的渴望,我心中不忍,隨即向主席匯報二人情況。當時是 2018 年聖誕節,大家都忙着放假,但見事情緊急,團隊一致決定成立眾籌方案,為二人籌募生活費。在所有義工們一起出錢出力下,數天內竟然籌得數萬元的捐助,我隨即轉交給陳婆婆,讓母女二人渡過難關。

收到善款的早上,陳婆婆急不及待為芳芳買了一碗魚蛋粉作午餐。

「女兒很滿足,因吃了她最喜愛的食物,還說想多吃第二碗呢!」陳婆婆滿是安慰,不過卻喊停了女兒的要求。

「因為錢是『粉紅天使』捐贈給我們的生活費,一分一毫也要好好利用,絕不能浪費,要學習節衣縮食和知恩才成。」說到這她已淚流滿面,並常常感謝「粉紅天使」團隊雪中送炭。

後來,芳芳的癌細胞蔓延至腦部,神志模糊之餘,說話也愈來愈不清楚,情況時好時壞,令陳婆婆非常擔心。在芳芳心中, 媽媽是她唯一的依靠和精神支柱:「我一定要撐下去,不然媽媽失去了我,恐怕承受不了這麼大的打擊。」芳芳內心很強頑,因為媽媽,從來沒有想過放棄的念頭,一直依靠藥物,努力堅持;而陳婆婆在醫院照顧女兒時,亦從不打擾醫護人員的工作,一切寧可親力親為。當然偶爾也會有點小埋怨,自說自話地道母女從沒做過壞事,為何上天要這樣安排!未能幫助女兒而自責之餘,還要接受別人的金錢捐助,令他們感到失禮和羞恥。我們在旁,能做的只有聆聽及鼓勵,但對她來說,已是人世間最大的溫暖。

「粉紅天使」團隊為芳芳提供了陪診、電話支援與探訪等援助,歷時約一年,日積月累下來的信任,令她們事無大小也向我們查詢。一天,芳芳向我問道:「醫院建議我轉往佛教醫院做紓緩,我很擔心他們放棄醫治我,我不想轉院。」

「芳芳,轉送往佛教醫院並不代表醫院放棄您或不醫治您,病人仍會按照預約的日期覆診,我曾去過佛教醫院探望病友,那裏的環境不錯,護士非常體貼和細心,所以不妨考慮轉院的安排。」我解釋着。「以您目前的情況,這可能是最好的安排,看您現在不能行走,而且需要人照顧,回家又要行長長的樓梯,難道要陳婆婆背您回家不成?」我分析現時情況,最後她同意轉院。

後期,陳婆婆終捱出病來,怕把病毒傳染給女兒,故不敢再往醫院。因此,負責芳芳餵食的工作,就由我來代勞。記得有次芳芳吃了三分一碗白粥後,還把魚肉全部吃光,我正想讚她胃口不錯時,她卻突然把手伸向桌面,取起盛載藥物的圓形小杯子, 原來她想吃完午餐後盡快把藥吃掉,眼見她的手不停地抖震但鬥志不減,我敬佩萬分,於是我急忙握着她的手,餵她進食藥物,以配合她希望盡快康復的心願。

某個星期六的早上,我們收到佛教醫院的通知:芳芳的身體突然變得虛弱,怕陳婆婆受不了打擊,故希望「粉紅天使」派員前來支援。翌日星期日早上 10 時,我們再次收到來電,於是我和另外兩位義工趕至醫院支援陳婆婆。

最後,芳芳敵不過病魔,在我們的陪伴下,安詳地離世。白頭人送黑頭人,目送與自己相依為命的女兒離開,陳婆婆是難以想像的沉痛。手續處理好,我們帶她前往醫院對面的公園閒聊, 希望她能盡快平復心情,鼓勵她勇敢地活下去。

芳芳為了能陪伴母親活下去,甘願接受各種不同的治療方法,雖然,她離去了,但仍然希望媽媽能健康開心活下去!在她還有意識時,便早早叮囑媽媽三件事:

第一:過馬路時必須看清楚路面,不要像以往般大意。(陳婆婆有青光眼,只有一隻眼睛可以看到事物。這個看似簡單的叮囑,已盛載着濃濃的愛。)

第二:在我離世以後,要學習像舅父般堅強,勇敢地活下去。(自己離開了,擔心母親孤伶伶,更害怕她會有輕生念頭;同步又擔心母親因傷心而長期流淚,會影響她唯一一只還可以看得見的眼睛。)

第三:要感謝醫護人員,未曾放棄我。他們盡心盡力地照顧我,使我的壽命得以延續。我離世後,可向傳媒分享我的故事,讓更多人知道,有病要及早治療,千萬不可畏疾忌醫。我要感謝黃大仙醫院、伊利沙伯醫院、廣華醫院、佛教醫院和所有照顧過我的醫護人員,當然還有「全球華人乳癌組織聯盟」的主席及「粉紅天使」團隊,這群不收分毫、無私奉獻的義工們,感恩有她們全心全意的支援,讓我感動不已。

「粉紅天使」在服務對象的身上,看見了不少優良品德。在這母女身上,我們看到了:堅持。二人遇到危疾時,勇敢向前,即使受到痛苦及折磨,仍然盼望奇蹟出現。

芳芳就算在臨終前兩日,依然沒放棄,主動取藥進食,為媽媽活下去;芳芳離去後,陳婆婆拒絕接受我們送上的帛金,稱自己已經受了一次很大的恩惠,她有足夠的金錢過日子。

看着她們的故事,我們像閱讀了一篇母慈女孝的文章,情深而感動。

book

本文原載於「粉紅天使與她的26個檔案

其他文章